<strike id="pxzzf"><dl id="pxzzf"><ruby id="pxzzf"></ruby></dl></strike>
<span id="pxzzf"></span>
<strike id="pxzzf"><dl id="pxzzf"></dl></strike>
<strike id="pxzzf"></strike>
<strike id="pxzzf"></strike>
<span id="pxzzf"></span>
<span id="pxzzf"><dl id="pxzzf"><ruby id="pxzzf"></ruby></dl></span><strike id="pxzzf"><dl id="pxzzf"><del id="pxzzf"></del></dl></strike>
<span id="pxzzf"></span>
<span id="pxzzf"></span>
<strike id="pxzzf"></strike><strike id="pxzzf"><i id="pxzzf"><cite id="pxzzf"></cite></i></strike>
<strike id="pxzzf"></strike><strike id="pxzzf"><i id="pxzzf"><cite id="pxzzf"></cite></i></strike>
<span id="pxzzf"></span>
<strike id="pxzzf"></strike>
<strike id="pxzzf"><dl id="pxzzf"><ruby id="pxzzf"></ruby></dl></strike><span id="pxzzf"><dl id="pxzzf"><ruby id="pxzzf"></ruby></dl></span>
<strike id="pxzzf"><ins id="pxzzf"><cite id="pxzzf"></cite></ins></strike>
<th id="pxzzf"><video id="pxzzf"></video></th>
<span id="pxzzf"><video id="pxzzf"><ruby id="pxzzf"></ruby></video></span>
<strike id="pxzzf"><dl id="pxzzf"><del id="pxzzf"></del></dl></strike><span id="pxzzf"></span>
紀念彭桓武誕辰105周年|天殷囑我重斯文
作者:中物院
來源:中物院
2020-10-13 09:01:52
瀏覽量:380

      10月6日,是“兩彈一星”元勛彭桓武院士誕辰105周年。彭桓武院士的一生是為我國科學技術和國防科研事業不懈奮斗的一生。下面我們用這組圖文回顧彭桓武院士數十年光輝人生中的點滴足跡。


      彭桓武(1915.10.06--2007.02.28)著名物理學家,中國科學院院士。1961年調入第二機械工業部第九研究所(中物院前身),歷任副所長、副院長,中國科學院高能物理研究所副所長、所長等職。

      彭桓武長期從事理論物理的基礎與應用研究,先后在中國開展了關于原子核、鋼錠快速加熱工藝、反應堆理論和工程設計以及臨界安全等多方面研究。對中國原子能科學事業做了許多開創性的工作。對中國第一代原子彈和氫彈的研究和理論設計作出了重要貢獻。1982年獲國家自然科學獎一等獎,1985年獲國家科技進步獎特等獎,1995年獲何梁何利基金科學與技術成就獎。1999年被國家授予“兩彈一星”功勛獎章。

 

   ▲1945年 彭桓武與薛定諤在都柏林

“回國不需要理由,不回國才需要理由”

      1938年,彭桓武留學英國愛丁堡大學,師從量子力學奠基人之一馬克斯·玻恩,后與波動力學創始人薛定諤一起做研究,在固體理論、介子物理和量子場論等前沿研究領域做了一系列開創性工作,以他與哈密頓、海特勒三人姓氏英文首字母命名的HHP介子理論,為國際物理學界所矚目。

      1947年底,彭桓武回到祖國。他是第一位在國外獲得教授職位回國的理論物理學家。曾有記者問彭桓武,當年在國外已大有成就,為什么還要回到千瘡百孔的中國?他氣憤地說:“你這個問題的提法不對!你應該說為什么不回國。回國不需要理由,不回國才需要理由!學成歸國是每一個海外學子應該做的,學成而不回國報效國家才需要說說為什么不回來!我是中國人,我有責任利用自己的所學之長來建設國家,使它強盛起來,不再受列強的欺負。”他還作詩言道,“世亂驅人全氣節,天殷囑我重斯文。”

 

▲1967年,王淦昌(左1)、彭桓武(左2)、郭永懷(左3)和鄧稼先(右2)等在核試驗場區

“集體集體集集體,日新日新日日新”

      為集中力量攻克原子彈理論和工程技術難關,1961年初,全國抽調了一批杰出科學家和工程技術人員到北京第九研究所(中國工程物理研究院前身),當錢三強通知彭桓武“中央決定調你去核武器研究所頂替蘇聯專家的工作”時,他說:“國家需要我,我去。”

      彭桓武作為主管理論部的副所長,組織領導并親自參與理論研究,加速了原子彈、氫彈理論突破的進程。彭桓武指揮,鄧稼先掛帥,周光召、于敏、黃祖洽分頭帶領科研人員進行多路探索,從氫彈原理、材料、結構等全面展開研究。十余年后,“原子彈氫彈設計原理中的物理力學數學理論問題”項目獲得國家自然科學一等獎,彭桓武作為該項目排名第一的獲獎者,被公認為最有資格接受本獎項唯一的一枚金質獎章。但他堅決謝絕:“這是集體的功勛,不應由我一人獨享。”提議獎章由九所集體保存,并提筆寫下:“集體集體集集體,日新日新日日新。”

 

▲ 彭桓武在2005年世界物理年紀念大會作報告

 “愿寧靜而致遠,求深新以升騰”

      1995年在“何梁何利基金科技成就獎”頒獎會上,80歲高齡的彭桓武檢討自己“不夠艱苦勤奮”,并保證“獲獎后繼續在國內從事科學研究和技術至少三年”。他說到做到,生病住院也不停歇,完成了做周培源和玻恩研究生時未完成的論文,實踐他的“還債”諾言。2005年,90歲高齡的他親自作學術報告,講述研究相對論的最新成果。他寫詩自勉:“愿寧靜而致遠,求深新以升騰。惟童心不泯,耄耋期頤,總似年輕。”

      功成事畢,彭桓武總是悄然隱退,獎掖后輩,只做“鋪路石”,不做“絆腳磚”。獲得“何梁何利基金科技成就獎”的100萬元港幣獎金,他自認為“沒用處”,于是建立了一個“彭公紀念贈款”,每年將錢分贈給當年一起為“兩彈”事業奮斗的同事或其親屬,在1996年至2004年的9年間先后贈給35人,直到全部贈完。

      在近70年的科教生涯中,彭桓武言傳身教,鼓勵學生“主動繼承,放開拓創,實事求是,后來居上”。彭桓武曾在《送別錢三強》一詩中寫道:“科學為人民服務,核能促世界和平。忠心遵照黨領導,服務竭誠終此生。”這首詩同樣適合他自己,可以詮釋他作為一名純粹的科學家,踐行強國夢的心愿和行動。

      正如習近平總書記在科學家座談會上的講話指出“科學無國界,科學家有祖國。我國科技事業取得的歷史性成就,是一代又一代矢志報國的科學家前赴后繼、接續奮斗的結果。”彭桓武院士為科學事業奮斗了一生、奉獻了一生。他那熱愛祖國、報效祖國的赤子之情,以民族振興、祖國強盛為己任,為事業獻身的精神,以及他卓越的科學成就,深邃的科學思想,敏銳的戰略眼光,堅持真理、淡泊名利的高貴品格,謙遜質樸、平易近人的優良作風,為廣大科技工作者樹立了杰出的典范,留下了寶貴的精神財富。

      我們紀念彭桓武,就要以他為榜樣,不忘初心、牢記使命,秉持國家利益和人民利益至上,繼承和發揚老一輩科學家胸懷祖國、服務人民的優秀品質,弘揚“兩彈一星”精神,主動肩負起歷史重任,把自己的科學追求融入建設社會主義現代化國家的偉大事業中去,為建設世界科技強國、實現中華民族偉大復興的中國夢不懈奮斗。

新聞資訊
日本牲交大片免费观看,亚洲成AV人在线视,免费人成在线观看网站,国产一区日韩二区欧美三区